▶fo前必读
开学淡圈。
只搬不翻。
禁止二次转载。转载拉黑。

谢谢。/謝謝。
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。
Thank you。

【授权翻译/菊耀】连别人的心情都不知道。

人の気も知らないで。【菊耀】

作者:まみず(id=17340292)

小说P站id=7721402


※译者水平有限,若译文有错误请务必指正。

※遵循原作基础上,为了语句的通顺,意译有且不少。

朝/耀前提。全程无口癖。R-15注意。

※喜欢作品请走p站打分,支持原作者!

※以上。

授权书

作者语/简介:

虽然是很早之前的投稿,不过还是稍微修正之后再投稿了,请食用〜

※朝/耀前提。因为是重要的事情所以再说一次,朝/耀前提。我已无药可救。


以下正文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「您真是狡猾之人啊。」


冰冷的房间里,与白色的呼吸一起吐出的这话的本意什么的根本不知道,眼前的狡猾之人正不耐烦地把头发放下。

在本田菊看来,根本无法想象那个人是比自己年长的,他看上去很年轻,总的来说给人“可爱”的感觉。但是现在,在这被黑暗包围的房间里,在这月光从窗外照进来的房间里,他的头发艳丽地闪耀着光辉。尽管在如此艳丽的淫/靡中,他的面孔看上去仍然幼小。放下来的头发和童颜的反差更加衬托出了他的魅力。


「……菊,喝醉了吗?」

在黑暗中,本田菊盘腿坐在榻榻米上,而王耀手中的酒壶里的酒在不停摇晃。

在这样的满月没有一整天赏月饮酒之类的习俗,但讽刺是行不通的,因为他只是在不停摇酒。


「喝醉了的是那边的人吧。」

这边可是一滴酒都没喝。本田菊早就知道自己一喝酒就相当麻烦,所以特别注意。和那样的自己相反,从刚刚开始到现在,他连下酒菜也没有就直接喝酒,这样的他越看越令本田菊着迷,那真是个美人。


「喝醉了啊。来,菊也喝吧。」

他的手拿着喝了一半的酒伸到本田菊眼前,本田菊摇头,对方无聊地把手收回去。在他的唇离开酒壶的瞬间,以他为目标,再一次呼出白色的气息。同时也再一次提问。

「呐,耀君。」


他没有回答,只是歪着头。到现在为止,有多少男人因为这个小聪明的习惯性动作而被那人诱骗呢。


「亚瑟先生是怎么拥抱的呢?」

对手的动作突然一瞬间停下来了。而他的微微皱眉并没有被本田菊错过。他凝视了本田菊片刻。那瞳孔中一点不可思议的神色也没有,与其说是凝视,那瞳孔只不过是像宝石般停在那里。

「……想知道吗?」


花街的娼/妓和客人在情事中的虚假的爱的誓言说的多么像样。戴上用谎言做的很薄的微笑面具,他的唇动了。

这感觉像是亲自把手心上的花瓣弄碎一样。到现在为止,有些东西渐渐安静地凋零了。

那样的感觉,是在我注意到他因为“为什么你知道”这种理由而慌忙的时候开始的。

为什么?我和他是不同的!这种露馅的谎言不是我想要的。

混杂着呼吸的自嘲的笑容。微笑的王耀的脸颊添上了冰凉的手。本田菊的掌动脉感受到对方发热的脸颊,而对方也凝视着自己。

……连别人的心情都不知道啊。


「是的,耀君。请告诉我。您是怎样被亚瑟先生拥抱的?」

没有想到会提及这个,他意外地睁开眼睛。是的,本田菊刚才想要问的是这个的。


「耀君,亚瑟先生很擅长接吻?我,对接吻可没有自信呐。请耀君告诉我吧。」


说罢,本田菊的手在对方的脸上抚摸,靠近程度都到了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。

然后,渐渐靠近,缩短距离,重叠嘴唇。嘴唇被酒湿润了,香气掠过鼻子。舌头迅速入侵那人的唇,酒精渗进对方的舌,对方渐渐附和。手从对方的脸颊抚摸到耳,然后滑到后脑勺固定下来,让他逃不开。舌头不停轻咬着对方,而对方也在不断发出反抗的声音。


由此,本田菊完全沉迷于这个吻。另一方面,本田菊也知道了沉迷的只有自己。本田菊知道对方只是越过自己的肩膀呆呆地盯着闹钟,也知道与自己纠缠着的舌头并没有欲求。

尽管如此,本田菊没有长留在王耀口中,他为了呼吸而遗憾离开对方的唇。对方用手背用力擦去嘴角的唾液的样子令本田菊移不开眼。


「……嘶,停下!菊。」

放在胸前的手一下子被抓住。交缠的舌头分离时扯出一丝银线。


「是怎样的?请告诉我,耀君。我想知道你的事。」

快说话啊,不,还是什么都不必说最好了。否定的话与拒绝的话都不想听。

请告诉我,耀君。你慈爱的微笑、尖锐的憎恶的视线、他都已经有点厌腻了。他想知道一个陌生的王耀。他不知道的表情和声音,全部都想了解,所以只能这样做了。


「哎呀,这是谁赋予你的?」

本田菊的视线向下滑动,用与指尖不相上下的力,啃咬着脖子上的瘀血痕迹。那是几天前的痕迹了,很薄,快要消失了。

「嘶……!」

啪的一声响起后,本田菊察觉到手被甩开了。眼前的对方的表情是想说住手,本田菊感觉自己被尖锐的视线贯穿了。

「永远的弟弟啊什么的,我讨厌被当作小孩。我比你想的更加在意你,你都知道。你不知道的是,我更在意那种时候,你是什么样的感觉,什么样的表情,发出什么样的声音。」

一口气平淡说完后,本田菊看见对方的表情正在逐渐崩溃。事到如今,他一副想说「为什么」的表情,像是为了事情发展到这般田地而焦虑。

牙齿不断摩擦,发出声音。本田菊对那种声音感到不悦,但止不住。

稍加留意的话,本田菊就会注意到自己的手正在抓住对方的手腕,另一只手则按住对方纤细的肩膀。柔弱而纤细的身体被推倒在榻榻米上。已经无法停下来了,自己的大脑里也在想,而大脑却为这个场景感到兴奋。这原本是只有在梦里才出现的场景。

本田菊抱着对方纤细的肩膀,丝绸般的头发已经搞乱了,痛感也好快感也好都想把自己的痕迹刻进对方的深处。几次都想接触而无法触摸的身体,现在却任由自己摆弄。

「住手,菊,求求你了……!」

明知道自己的手腕被抓着,他却依然觉得能逃脱。他心里慌乱,想办法逃跑但是这只会让对方更用力。眉毛因为疼痛而扭曲,瞳孔含有一丝湿润。

无论如何,本田菊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力量赢了他。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深信着那个人的强大,可对方现在总是表现出漏洞,就算被推到什么也不能反击。那样愚蠢的他可爱到不行。

「……太晚了呐。」

自言自语嘟囔着的台词,误以为自己说的东西是正确的对方,一瞬间唇被堵上,抵抗力减弱了。刚才身体还在不停抗议,但现在轻微抵抗到像枕头一样沉入到我的怀里。

他看着本田菊的眼睛,随即转移视线,看向深处的墙,然后又凝视着本田菊的眼睛。



「我喜欢你,适可而止吧。」







那一瞬间,本田菊以为自己掌握了对方的全部。本田菊事后回想起来,那时的自己是多么愚蠢。他不是宽恕本田菊,而是放弃了本田菊,更深层次地说就是任他冲动。他舍弃了和亚瑟先生的关系而选择了本田菊,本田菊像初恋的少女兴奋,他忏悔的早晨来临了。


本田菊感受着手臂上对方的体温,紧抱他的肩。他想到昨晚,如果看见掩盖着伤痕的脖子的话,不禁露出小小的微笑。对方熟睡是好事情,本田菊亲吻他的额头,然后是脸颊,耳朵,嘴唇。像舔冰淇淋一样,熟练地从上到下品尝着雪白的肌肤。

就在这种时候。本田菊向他的耳边吹气,他感到痒而转过身来,开口。



「啊,来吧……」




似蚊子鸣叫一样的声音。


但是,本田菊确实听到了。因此本田菊第一次,隐约看见了王耀和亚瑟之间的丝线。蜘蛛的丝缠绕着蝴蝶,然后蝴蝶也不打算逃跑。本田菊迷迷糊糊地想着。


「真的是,别人的心情也不知道。」




评论(11)
热度(175)
© 制小杖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