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学淡圈。
禁止二次转载(包括站内转载)。转载拉黑。

谢谢。/謝謝。
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。
Thank you。

【授权翻译/菊耀】沉溺于床单上的你

【菊耀】シーツの波に溺れる。

作者:まみず(id=17340292)

小说P站id=7111462


※译者水平有限,若译文有错误请务必指正。

※遵循原作基础上,为了语句的通顺,意译有且不少。

※喜欢作品请走p站打分,支持原作者!

※个人原因不想翻译口癖,抱歉。

※以上。

授权书



作者语/简介:

菊耀R15!虽然没有H的事,不过,请给我安上R-15标签。15岁以下的人请不要阅览……!

比往常的作品更愚蠢的感觉,很少见的甜蜜。标题是随便取的。


以下正文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「菊」

他睡眼惺忪的同时,自己也把丢弃在床下的衣服捡起来了。你昨晚喝醉了,给了我很麻烦的事情,但是这句话却没有说出来。

「唔……!?」

嘴唇,被眼前的他塞住了。


啊,昨天会议英国来了,久违地去酒店的酒吧喝酒,耀君醉了,被送到宾馆的房间放在床上,然后……做了什么吧。

追寻记忆的丝线的时候,那人的嘴唇悄悄地离开了。



「话说起来,昨日真激烈啊。」

昨天?激烈?不、不,他在说什么啊。老人的梦话大概也是想要的东西。一边在心中抓狂一边假装淡定地说。


「耀君,很累吗?今天傍晚开始,再休息一下吧?」

不知为什么,穿着的西装和昨天一样,吸着讨厌的汗。从自己心中的假说移开视线,假装咳嗽了一声。


「是很累,腰也痛啊……」

「腰!?」


是不是做了在腰上奴役的事情呢?激烈的,腰很痛……


想到这里菊是非常想去死。不凑巧,没有把他放在床上的记忆。但是从他的口气看来,把他放在在床后,醉了的他不会突然袭击过来了吧!

被醉了的恋人突然袭击,是我等日本男儿而不应有的事。不,情侣的话应该可以吗?送到嘴边不吃,是男人的耻辱吗?



……考虑到这里心情就好些了。之前的烦恼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

「耀君。」

「啊?」

但是,有一个后悔的事,就是昨晚自己没有记忆。那么现在,就把记忆覆盖吧。现在在早上起来,已经没有关系了吧。


菊穿着一件肥大的T恤坐在床上,手从体育坐(见文末译注)的耀的肩膀上放下。然后端正跪坐,挺直腰骨。

「这么喜欢耍小聪明呐,4000岁。」

「菊?」

「啊啊失礼。」


在自己的怀里,紧紧地抱着体育坐的耀,嘴唇靠近他的耳边。耳朵的轮廓,耳朵里……按照顺序慢慢地用舌尖舔舐。


「呀!?痒……!」

痒之类的,是多么没有情趣的词。算了,他说的话都是这样的。


……说起来,昨夜是怎样混乱的呢?因为不知道那样的事而感到愤怒,并同时对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昨晚的自己感到嫉妒。在那样一点点聚积的焦躁而行动了。这时如果注意到的话,就会发现自己的手粗暴抓住他的T恤的下摆。


「喂、喂,菊!?」

「我很烦。这种时候说话不觉得扫兴吗?」


这以上的话就不需要了。强行夺取他微启的唇。没有空闲地品味着柔软的嘴唇的感觉。在嘴唇的间隙中的性急的舌头,深深埋在那人口中。

更加深刻地惩罚像是要逃跑的舌头。如果掀起T恤的下摆,就会看见恶趣味的大熊猫花纹的裤衩。看到那人想要把内裤遮掩起来,他便乘机伸出手改变角度,深入挑弄,捕捉着那人的舌头。

舌头互相缠绕,彼此都感觉到近距离。那琥珀色的瞳孔在荡漾着。


「啊、唔……」

甜蜜的声音渐渐开始泄露,不知不觉伸出的手也耷拉着。他应该也沉溺在这个吻吧。口内一片狼藉,唾液渐渐积压。把这些积攒起来,通过舌头注入了对方的口内。

眼前的琥珀色仅仅微张,嘴角边没有进入口腔的唾液流向下巴。


「嗯、菊、这个……」

一边拼命积蓄唾液,一边向这里寻求帮助的他像松鼠一样可爱。虽然觉得是一个很危险的思想,但我认为很可爱。可爱即正义。


「请喝下去。」

「唔、但是……」

「喝下去。明白?」


放开脸,用指尖捆住对方的下巴。这是近来流行的挑下巴。真想再尝试一次啊!现在我感到特别的兴奋。


总之,这个叫挑下巴的姿势,景色是最棒的。在这里,无论是寻求拯救的瞳孔,还是从嘴唇溢出的唾液,看起来都很清楚。

然后是比什么都好的,因为下巴被囚禁,看上去就像被我支配的感觉,还有微微颤抖的他的身姿。自己的施虐心是不应该有的,但只有这个时候非常想把他征服。


「……喝下去?」

歪着头张开嘴角,低声嘟嚷着。

好像效果很出众的样子,他一边湿润瞳孔,一边发出 「哈啊……」 这样的痛苦的声音,咽下唾液。咕噜,这个小声音在旅馆的房间里回响,从早上开始这个房间成了被情色濡湿的空间。


「哈、啊……啊、」

只是让他喝了唾液而已,孕育这个欲望的声音又响起。对被虐心强的他来说,被我命令而服从似乎也会让他感到兴奋。



「真是个好孩子啊,耀君。」

要对好孩子给予奖赏,一定是世界共通的规矩。

丝绸般的纤细的头发放在手掌中慢慢抚摸,然后就这样手掌滑倒脸颊。


「下次呢?下次想要什么,耀君?」

抓住抗拒的手,摇晃他的T恤的袖子。我知道,他到底想要什么,以及为什么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慌张。



睫毛濡湿了的样子,轻轻地打开颤抖的嘴唇。

「唔,昨天,虽然伸出手,你却没有回应……!」


「……嗯?」




不知不觉衬衫的下摆从手中落下。


「不好意思,你能再说一遍吗?」


「所、所以说!昨天把我送到房间的床上你在这里睡着了吗!」


暂停。现在我的脑子里,充满兴奋与性兴奋与耀君真可爱的想法。总算强制让大脑上班了。


「那个,但是你说过昨天很激烈、的啊。」

「昨天的与下的确实很激烈、的啊。」

「你的腰很痛。」

「昨天的会议场太宽广,爬了很多楼梯,腰痛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。」



十榻榻米大的房间里一片寂静。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与,从窗帘的缝隙间透出的阳光,把这个场合接连起来。


「诶、那个、我昨天、没有与耀君干那种事、吗?」

「是的哦。」

眼前的他不断用目光扫向这边,别扭地鼓起脸颊。直到这种时候还要耍小聪明。



「明日我就要回去,所以今天晚上早点睡。能和菊一起度过的只有昨夜,昨天我很期待着的……!」


不,那是你喝醉了才造成这种结果的吧。虽然还没有说,但是,对方的话里有一个隐藏的鱼饵。


「我、准备好了。」


「耀君、你应该很期待我和你在床上一起做那种事对吗。」


说出这句话,眼前的可爱的脸马上就染上了红色。金鱼般嘟起的嘴一边嘟嚷,一边瞪着我。


「……嗯、真是、坏蛋啊。」

「不、不是应该很期待,是完全很期待吧。」


一只手放在他的脸颊上,另一只手放在他的后背,把他抱到怀里。果然男人的身体都是有肌肉的,但是这样抱着的感觉也不错。重新抓住刚才掉了的T恤的下摆,直接与赤裸的大腿接触。听见了对方呼吸的声音。

从膝盖开始,就不自然地慢慢左右抚摸大腿内侧了。让他明白 「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体就要被揭露哟」 。


尽管如此,没有耐心的他开始着急了。


「菊、……快、快点。」

说这样的事,不响应也不行吧。

「遵命。」


2个人,悄悄地沉溺在床单的浪潮中。




※体育坐与抱膝坐相似,但不一定要抱膝。详情请使用搜索引擎了解更多。


评论(4)
热度(196)
© 制小杖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